1. 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圈

重温谍战片《风筝》,我依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

文/丁丁2020年的春节注定不平凡,全国人民都自觉隔离在家,趁着这段时间,重温了一遍2017年12月份就已经上映过的电视连续剧、谍战的《风筝》。


当年这部电视剧播出的时候反响热烈,如今事隔两年,重温这部电视剧,依然把我感动得热泪盈眶。

重温谍战片《风筝》,我依然被感动得热泪盈眶


故事是从1946年的山城开始讲述,潜伏在军统电讯处的中共地下党员曾墨怡,冒着生命危险偷出了一份名单。


这份名单是国共第1次合作失败后,国民党向中共内部派遣特工,最终成功潜伏在延安内部的73名特工人员名单,这是特务头子戴笠亲自指挥下的军统核心机密。


曾墨怡冒着生命危险把它偷了出来,情急之下藏在了换气扇的扇叶当中,自己却被俘了。


郑耀先是国民党军统的一个特务,他表面上心狠手辣、诡计多端、阴险狡诈,杀人不眨眼,人称"鬼子六",但实际上,他是潜伏在国民党军统内部的一名中共地下党员,代号"风筝",中共安插在敌人心脏的一把尖刀。


曾墨怡冒着生命危险偷出的这份名单,被郑耀先发现,秘密送到了延安,潜伏在延安的特务被一网打尽。


故事由此展开,这件事情给郑耀先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麻烦:自己的同志不明真相,想置他于死地;他的对手中统头子高占龙对他恨之入骨;军统头子戴笠高度怀疑他,如今他陷入人人得而诛之的境地。


为了进一步考察郑耀先,戴笠把他派往了延安,让他和73人名单之外的另一人、代号"影子"接头,这人潜伏在中共高层,是戴笠最重要的一枚棋子,威力远超落网的73人之和。


郑耀先的后半生从此就和这个代号"影子"的人联系在了一起,他一辈子都在寻找他。


柳云龙在剧中是导演兼主角,这部电视剧因为他的加盟而增色不少,他风流倜傥、儒雅俊朗的外表本身就非常吸引人,在整部剧中的表演也是张弛有度、可圈可点。



整部剧可以分为郑耀先的前半生和后半生。

前半生他是军统六哥、八大金刚之一、人称"鬼子六", 心狠手辣、冷酷无情、阴险狡猾,但同时他又是和组织失去联系的脱线的"风筝";他的后半生叫周志乾,外人看来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瘸腿档案管理员,后来因为历史问题没有查清楚而被下放的劳改人员,实际上他是已经得到组织认可的"风筝",但不能暴露真实身份,配合公安机关,打击铲除残余的特务分子,最主要的是要挖出潜伏在中共的"影子"。


这部电视剧之所以好看,不仅仅因为其情节悬念丛生、扣人心弦,更是花了大量的篇幅,讲述战争中的人性、爱情、友情、亲情,让观众故事一起思考,共产党人为什么能够做到舍己忘我,究竟是什么支撑着他们信仰,深层度去探讨了这些问题。


一、关于爱情郑耀先的一生和三位女性有着感情纠葛。


三个女人在他生命的不同阶段出现,扮演着举重若轻的角色,却没有一个和他走到了最后。


01、初恋程真儿张檬扮演的陈真儿是郑耀先的初恋,她和他一样是打入敌人内部的中共特工,她、郑耀先和陆汉卿三人一个小组,在那个白色恐怖年代,他们三人为了共同的事业抱团取暖。


在郑耀先的生命中,她犹如一位天使,美丽、善良。


打入敌人内部那么多年,郑耀先不得不时刻保持着冷酷无情的外表和敏锐警惕的内心,只有在见到程真儿的时候,他才是放松的,犹如阴霾中见到了阳光,脸上才会展示出会心的微笑。


他爱程真儿,但战争年代地下工作者的爱情并不浪漫,两人不能像正常男女一样,花前月下,你侬我侬。


他只能假装追求程真儿,而程真儿还要表面上装作很讨厌他的样子,在追求和拒绝的过程中完成情报任务的交接。


中统特务头子高占龙,通过特务的秘密监视,发现了程真儿的共党身份,同时也发现了她和郑耀先谈话内容中的情报,对程真儿暗下杀手。


郑耀先在餐厅等着心爱的姑娘,为她点了爱吃的八分熟牛排,隔着窗户看到程真儿走向餐厅,想象着她欢快地推门而入的样子,这一眼却成了两人的永诀。


车祸发生了,他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人,倒在血泊当中,心如刀绞却无能为力,还要装着事不关己的样子。


戴笠为了考察郑耀先,把程真儿的骨灰交由他处理,为了迷惑敌人,他只能把她的骨灰抛向了大海,挫骨扬灰。


郑耀先的心,程真儿的倒下,早已千疮百孔、心如死灰。


原本他每天战战兢兢在敌窝里周旋,忍受着同志不停被害的心理煎熬,程真儿是他唯一的心灵寄托,如今她去了,他甚至一度失去了继续潜伏下去的勇气和动力,他只能找陆汉卿抱怨。


这是《风筝》让人信服和动情之处,郑耀先也是人,也有七情六欲,也有脆弱的时候,但是共产党人的使命和责任感,让他继续潜伏了下来。


02、妻子林桃李小冉扮演的这个女人其实是个中统特务,化身妓女小凤仙,是高占龙的学生田湖为了替他报仇,而安插在郑耀先身边,伺机暗杀他。


她妩媚漂亮,风情万种,在和郑耀先一来二往的过招中,被郑耀先识破,在遭到中统和共党的追捕中,两人的命运被紧紧联系在了一起,从此隐姓埋名,潜伏在山城,直至解放。


后来两人结为了夫妻,化名周志乾和林桃,还生了一个女儿叫周乔,他们像普普通通的夫妻一样生活。


林桃之于郑耀先,从刚开始的刺客,到逃难中的难友,最后结为夫妻。


作为女人,她爱自己的丈夫,爱女儿,爱这个家。


对于中统特务的身份,如今她唯恐避之不及。


她只希望一家人能够平平安安的在一起就知足了。


郑耀先之于林桃,他一开始就心知肚明,后来两人结为夫妻也是为了掩护身份,一个跟随国民党,一个跟随共产党,他不能爱上她。


但在长久的相处过程中,两人隐埋身份,相互慰藉。


我想,郑耀先对她的感情应该是复杂的,政治上,她是敌人;生活中,她是妻子,是他在外面挣扎飘忽后回家唯一的温暖。


最终林桃发现了他的真实身份,为了保全自己挚爱的丈夫,她选择了毁容后自杀,销毁了可以指认郑耀先是军统特务的所有证据。


面对这样一个既是敌人、又拿生命来爱着他的女人,不知道郑耀先心里有没有一丝负罪、内疚和后悔呢?03、对手韩冰罗海琼扮演的韩冰是中共党员,一名坚强的布尔什维克,她和郑耀先之间,完全是高手过招,针尖对麦芒,她一直怀疑郑耀先,不管是在延安的金默然,还是后来的周志乾,她都认定是鬼子六郑耀先。


直到后来由于工作失误,她被下放劳改农场,和郑耀先一起劳动改造,她都不忘调查他,她一直都把他当作自己的对立面、敌人。


文化大革命时期,两人一直没能离开农场,在长期相处中,两人逐渐产生了感情。


韩冰刚开始是排斥郑耀先的,她觉得郑耀先就是一名国民党特务,双手沾满了人民的鲜血,根本不配和她在一起,后来历经磨难,两人一起劳动改造,一起接受批斗,相互关心、相互帮助、相互开导,患难中体会到了真情。


她改变了看法,觉得这个人是郑耀先也好,周志乾也罢,她认可的是现在这个人,与信仰无关了;郑耀先觉得韩冰是一个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,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依然对党、对祖国忠心耿耿,令人敬佩。



两人在一起,棋逢对手,惺惺相惜。

直到后来,一次偶然的机会,郑耀先发现韩冰竟然就是他一直寻找的、潜藏在我党内部高层的"影子"时,他简直不能相信。


其实他们两人都是同一类型的人,对自己的信仰、对自己的组织无比忠诚,坚定不移,不因时间、地点、环境、困难而改变。


当初郑耀先潜伏在军统,他要装得比军统还要像军统,比任何人都仇视共产党,这一切都是为了迷惑敌人,取得敌人的信任,以便更好展开自己的工作。


韩冰也一样,她比布尔什维克还要布尔什维克,比任何人都仇视国民党,她不仅迷惑了周围的同志,连久经沙场的郑耀先都没有怀疑到她的头上,几乎所有的观众也是在看到韩冰笔记本里的、用于接头用的"宫门倒"邮票,才郑耀先一起反应过来。


现实是残酷的,郑耀先不敢相信,他崇拜并且爱恋的女人,居然是自己追查了一辈子的敌人,一个潜藏下来的军统特务!当两人都恢复了自由,韩冰要做的第一件事,就是打报告要和郑耀先结婚。


她知道自己已经暴露,她还是想完成两人的共同心愿。


她在和高君宝接头承认自己是"影子",完成了自己的最后一个任务之后,在郑耀先面前喝下毒酒自杀了。


真的应了郑耀先在延安回应她那句:"上天总是给人开玩笑,真心相爱的情侣未必走到一起,但刻骨铭心的冤家,却总能在相逢不如偶遇的巧合中,低头不见抬头见"。



韩冰的自杀,两人都得到了解脱。

郑耀先悲从心来,是啊,世事弄人,两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,却因为追求的信仰不同,各为其主,"道不同不相为谋,"最终不能同船共度。


韩冰和林桃不一样,对于林桃,郑耀先一开始就知道她是国民党特务,内心是有防范的,虽然两人结为了夫妻,他对她也有感情,但他的阶级立场的界限是明显的。


对于韩冰,郑耀先一直以为她是共产党员,和自己有相同的信仰和立场,是同志,对于逐步产生的感情,他从不排斥和抵触,任由自己被她吸引,进而深深的爱上了她。


如果不是因为两人的信仰不同,跟随的党派不同,他们两人,应该是最适合、最幸福的一对。


共产党人也是人啊,也有感情,但对于地下工作者而言,他们的感情却是身不由己的,有太多的牵绊,太多的顾虑。


在那个时代,感情受到信仰的限制,信仰不同,那么追随的革命道路不同,阶级立场也就完全不同,再相爱的人也注定不能走到一起。


二、关于亲情郑耀先作为潜伏在敌人心脏的一名地下工作者,一开始就将自己的一切交给了自己的组织,包括生命,他知道自己在革命成功之前,儿女私情对自己是奢侈,但他毕竟和林桃有了一个女儿周乔,他必须接受作为父亲的角色。


说实在的,郑耀先是一个坚定、合格的共产党员,他也爱女儿,但他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。


周乔5岁的时候,林桃为了保全自己的丈夫,自杀了,她被寄养在一个好心的妓女家里。


作为父亲的郑耀先,不仅不能照顾女儿,为了抓特务还食言第2天要去看她的承诺。


小周乔那天晚上一直坐在门口等,等到下雨,等到天黑,都没有等来自己的父亲,等到最后哭着睡着了,这一幕看得让人心酸。


一个5岁的孩子,她只知道母亲走了,然后自己的父亲也不要自己了,是何等的难过和孤苦无依。


周乔在干妈家里长大,对于父亲,她一直充满怨恨。


她有父亲,却从未亲自照顾过她,他不仅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,在文化大革命中,因为他反革命、特务的身份,还令女儿吃尽苦头。


在上山下乡运动中,她万般无聊地嫁给了一个根红苗正、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。


最后在高君宝的劝导下,远走高飞去了香港。


我们没有权利去责备这个女孩,在她的成长过程中,没有人告诉过她关于她父亲的一切,因为这是党的秘密。


她只知道父亲把她带到人世间,她所受的一切苦难,都是因为父亲。


这是作为隐蔽工作者的无奈和磨难,不仅要对外隐瞒身份,对亲人也不能说实情,独自承受被误解的痛苦和心灵的煎熬。


所幸,历史的车轮会让一切真相大白,周乔终有一天会了解并理解父亲的,也许那天到来,才可以告慰父亲于九泉之下吧。


三、关于友情郑耀先潜伏在军统,有一帮甘愿为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,他曾屡屡在他们危难之时挺身而出,而成为生死之交,徐百川、宫庶、赵简之、宋孝安等等,这帮兄弟对他肝胆相照、义薄云天。


但最终,一个个都被他设套导致被捕或者惨死,赵简之为了他撞墙自杀,宋孝安明明有出逃的机会却在最后时刻选择放弃,弥留之际还说"老天待我不薄,让我临死之前还见了六哥一眼……"宫庶对他崇拜无比、忠心耿耿,十几年后两人历经劫难后重逢,等来的却是被他从背后用枪抵住了头。


郑耀先心中无比难过,那是他要消灭的敌人,但那也是他的兄弟和爱人,然而,两个阵营,不同阶级,这是他必尽的职责。


每一个短兵相接的时刻,郑耀先都会对掉进自己圈套的兄弟无比痛苦地问:"你为什么要来"、"你怎么那么傻?"信仰让他不得不为之,人性又让他必须承受与之相应的一切痛苦。


他很后悔,因为事业的需要,他结交他们,让他们对他忠心不二,原本他们是生死兄弟,现在却又亲手断送了他们的性命,他的内心是痛苦的,却又无可奈何。


这一切,都是因为他和他们选择的道路不同,各为其主,不在同一阵营就是敌人,不是你死就是我活,可悲可叹啊!四、关于信仰《风筝》没有像一般谍战片一样,单纯地讲故事,它用了很多的篇幅让人思考关于信仰的问题,探讨共产党成功和国民党失败的原因,同时回归人性立场,展现了"风筝们、影子们"潜伏之中,双方受制于身份和命运,各自经历的无间之苦。


01、什么叫做信仰?不同的时代,不同的国家,不同的民族,不同的人们,追求的信仰各不相同,但有一个共同点:你愿意去跟随你的内心,追求你想要的生活,但看似带不来什么现世利益的使命,你依然愿意为之付出努力,乃至生命。


就像但丁说的:信仰是去相信我们所从未看见的,而这种信仰的回报,是看见我们相信的。


郑耀先为了信仰,为了组织,背弃了兄弟,辜负了爱人,抛弃了女儿,几乎负尽天下人,唯独没有辜负他的信仰。



他在敌人内部潜伏,一直在刀尖上行走。

忍受着残酷血腥的镇压,忍受着同志被迫害、被处决,忍受着自己同志的误解,更难以忍受的是这种误解所带来的追杀。


解放之初,证明他共党身份的人和物全部在战争年代消失了,不知如何证明自己,他曾绝望,自己为之奋斗了半生的事业,最终差点将自己葬送。


解放之后,他依然在忍,依然不能还他清白,在人民内部还得继续潜伏,忍辱负重,因为不能公开他的身份,怕引起刚刚解放的社会的混乱,同时还要利用他的身份来继续搜捕潜藏的特务。


支撑他的,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信仰,他选择了这个信仰,就意味着承受这一切。


02、信仰不分党派《风筝》讲的是隐蔽工作者的信仰,最为可贵的是,它站在一个客观的立场,给了失败者以应有的尊严,国民党不是单纯以十恶不赦的反动派形象出现。


共产党中,有郑耀先、陆汉卿、程真儿、曾墨怡、坚冰等等,他们对共产主义信仰的追求,那份执着、坚定,对于身处和平年代的我们来说,由衷的表示敬佩。


甚至,解放后为了找到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"影子",郑耀先依然忍辱负重,继续潜伏,即便在文化大革命中历经屈辱磨难,也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共产主义信仰。


而从另一方面,国民党一方的宫庶、延娥、田湖等国民党特务的信仰也是如此的坚定,他们都是为信仰坚持到底的人。


尤其对于潜伏在共产党内部的"影子"韩冰,她对信仰的执着和坚持,一点不亚于"风筝"郑耀先。


至于叛徒,双方都有,国民党有徐百川,共产党这边也有吴福、江万朝,他们在面临生死考验的关头,都放弃了自己最初的信仰。


在那个轰轰烈烈的大时代中,很多人为了寻求救国之路,选择了不同的信仰,你很难用简单的是非对错去评判它。


选择国民党一方的人,他们不过是一群选择了另一种信仰的普通人,大家各为其主,阶级立场不同罢了。


比如宫庶,也曾是热血男儿,胸怀天下,只可惜他选择的道路辜负了他的信仰,不得不感叹造物弄人啊。


他们的人生就如棋局,开局走错了,往后不管怎么走都是死路一条。


03、共产党夺得天下是必然《风筝》通过国民党方对于共产党信仰的分析,从另一个角度,高度赞扬了那个年代共产党人对于信仰的执着和追求,分析了国民党失败的原因。


整部剧穿插了一本书:毛泽东的《为人民服务》。


共产党人学习它,用它来指引自己、激励自己;国民党方也有人在学习它,用它来了解共产党人,好知己知彼。


中统头子田湖坦称:"共产党的书籍绝非妖言惑众,而是正经的革命思想",他敬佩共产党人从四、五万残余部队,屈居西北一方小镇,却能发展到如今的百万之众,都是因为共产党做了国民党不敢做的事,采取了国民党不敢采取的行动。


战争年代的信仰,透着一种舍身饲虎、舍我其谁的悲壮情怀。


共产党人在特殊的战争年代,他们的信仰,有着追求真理并为之献出自己生命的一种悲壮情怀。



他们的信仰是伟大的,值得敬佩。
共产党最终夺得天下,不是偶然,是必然。

不同的信仰,你很难说谁对谁错,共产主义也好,三民主义也罢,出问题的从来不是信仰本身,而是利用信仰攫取权力的人。


国民党内部的权力倾轧,当权者的信仰背弃,与四万万民众的离心离德,这才是国民党失败的根本原因。


就如同潜伏于大陆30多年的"影子"说:"党国没有对不起我,党国对不起的是曾经的四万万民众。


"五、写在最后《风筝》是一部成功的谍战剧,它不仅讲述了谍战工作者在解放前的潜伏故事,同时将时间延长至解放后、反右、文革、改革开放时期,让人们更加全面的了解了一个共产党人作为隐蔽工作者的艰辛,揭示了人性和现实的矛盾,令人感叹唏嘘。


历史的车轮不会停止,唯有信仰是真正的动力,情义二字始终贯穿始终,隐蔽战线的共产党人,为了民族的解放事业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东西乃至生命。


这部剧拍摄于2013年,直至2017年底,才终于得以播出,期间经历了反复审核、定档、撤档。


它牵动着所有剧组人员的心,最苦的是主演兼导演柳云龙,为了多留一场戏,一个镜头,甚至一句台词,在后期机房,整整忙碌和等待了五年。


《风筝》上映前一天,他发了一条微博,配了一张自己在剪辑室累倒休息时同伴偷拍的照片,写了一句话:没有岁月可回头。


是啊,人生有几个五年可以回头再来?新中国已经成立70年,身处和平时期的我们,很少有人有时间想起这样一群人,他们在民族危难时刻,挺身而出,追求真理,坚持信仰。


《风筝》的出现,让我们想起了他们,也让人们用更加公正的眼光来审视那段历史。


我们需要这种尊重观众智商的作品,扮演高君宝的演员裴兴雷曾说:"我们当下的影视作品不能只停留在娱乐,我们得有表达真相的作品,表达我们的生活,表达人世间的情感,表达不同立场的不同信仰,表达人性的深不可测不可预见,表达信仰的崇高价值,在崇高的理想下走得再慢也能到达。


"当看到郑耀先生命最后一刻的愿望是到天安门广场,终于看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,他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敬了一个军礼时,我早已泪流满面。


成都的冬天一如既往的寒冷湿润,当看完整部剧,推开窗户,天空刚刚放晴,阳光穿透云雾,刺眼,然而温暖。


———— END ————(图片来自网络)作者:丁丁,普通女子一枚。



喜欢旅游,喜欢亲手做美食、烹茶。

希望用温暖的文字,在快节奏的生活中书写自己的慢时光。


如果喜欢这篇文章,欢迎点赞、转发、关注我哦。



本文采摘于网络,不代表本站立场,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chaitiao.com/show-25674.html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微信号:yyfyyf028

工作日: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